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媒体报道:错过校车,南科大67岁老教授小跑19分钟去上课

2018-10-24

南科大环境学院教授张幼宽。 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67岁的南科大环境学院教授张幼宽,差一分钟错过了校巴,为了不耽误同学们上课时间,他花19分钟一路小跑到荔园上课。这一幕被学生偷偷拍下,随后被南科大新闻社“南科新知”刊登。教书35年,张幼宽教授从未迟到过一堂课。这位处女座教授以自己的言行举止教导学生:守时重承诺受益一生。

教授小跑去上课 感动学生们

16日下午两点整,上课铃响的一刻,南科大教授张幼宽脸上挂着汗珠走进教室说:“还好没迟到,今天没赶上车,跑过来有点狼狈。”为了在上课前赶到教室,这位67岁的老教授刚刚一路小跑赶去上课,这一幕让学生们十分感动。

“近70岁的幼宽教授,错过了校巴,为了不耽误同学们上课时间,花19分钟从台州楼跑到荔园上课。对教课的态度,几十年来,幼宽老师从来没变过。”南科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研一学生宋立博偷偷拍下了张教授赶去上课的图片,并投稿给学校的新闻社“南科新知”,在同学之中引发强烈共鸣。

“说实话,有点心疼张老师跑了那么远。”宋立博告诉记者,从台州楼跑到荔园,基本就是穿过了整个南科大校园,而且还是上坡路,平时他自己走路最快也要25分钟。

这位老教授说,“没想到他们会去说这件事,这是一名教师应该做的事情,实在无足挂齿”。他说,当时他的手表慢了一分钟,平时搭乘的校车刚好开走了,他心里有点着急。“教书30多年还没迟到过,这次也不能破例呀。我们常常要求学生不迟到,自己怎么能迟到呢?”

“张老师很低调,从不愿宣传自己,是国内外都很有名望的水文地质学家。”南科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梁修雨告诉记者,张老师的博士导师是世界著名水文地质学家,张老师在地下水科学领域的多个方面,如地下水水流和污染物运移模拟、土壤与地下水污染修复、流域水资源与水环境保护及水污染治理等,都有很高的理论水平和丰富的实际经验。

坚持一线教学 每次都认真准备

张幼宽与深圳结缘是在2016年,南科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成立不久,急需人才。受南科大之邀,张幼宽从南京来到深圳。如今,张幼宽作为南科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一边担负起繁冗的行政工作和科研任务,一边坚持为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课。

在南科大,即便是院士级别的大教授,也要为本科生授课。每位教授一年教授两门课程,一个学期48学时,一个学年共计96学时。在张幼宽看来,作为一名教授,要先把课上好,“跟中小学老师比,这点儿课时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大学老师教一门课,如果是新课的话,一堂课要花三四天甚至一个星期备课才能讲好。”

张幼宽教授已经从教35年,专业课早就成竹在胸。可是每次上课前,他都要最少拿出半天时间去准备,哪怕是重复了无数遍的内容。在他看来,同样的一堂课,面对不同程度的学生,都需要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对下一节授课内容进行增减。

在学生眼中,张幼宽非常敬业和负责。宋立博说,这学期张教授给学生们讲《环境空间统计》课,已经教了20多年,但是每年他都会重新读一遍参考书,重新做课件,并根据学生的掌握情况再进行调整。

鼓励学生提问 问得越早越好

新学期,上过几次课后,张幼宽便认识了班上的大部分学生。“其实不是他记性特别好,而是他让我们每节课坐在同一个位置,免得认错。”宋立博说:“张教授会认真批改每个人的作业,然后每节课前自己发作业,跟大家交流一下错的地方。所以他能很快认识我们每个人,了解大家掌握知识的情况。”

张幼宽则是这样评价自己的学生:能选择南科大,都是有勇气、爱动脑筋、求知欲望比较强的学生。在教学过程中,他喜欢鼓励学生提问,因为通过学生的问题,老师就能迅速了解到他掌握知识的程度与水平。“学问”二个字很有道理,一要“学”,二要“问”,你才有“学问”。他经常告诉学生们,不管有什么问题,问得越早越好,越迟就越不敢问。而拖延到一定程度后,就不敢张嘴问了,怕问错了被人笑话。

“最讨厌学生叫我老板”

谈及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张幼宽直言:最讨厌学生叫我老板,这就把师生关系搞得不对头了。他跟学生讲,把老师叫做老板,意味着学生就是雇员,你是为老板干活,这完全扭曲了师生关系。“叫我老师是最好的,老师的责任是教你、指导你,学生学习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成长。”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研究生王天元说,张幼宽教授一直把学生 放 在 第 一 位 。只 要 他 在 办 公室,学生来找他,他一定会立即接待,帮助解决问题。王天元记得,上学期修地下水课,有一次他对作业分数有些疑惑,就在微信上问了下张幼宽教授,没想到他竟然几分钟之后就回复了。在课堂上,张教授总能把很深的问题讲得浅显易懂。对于同学们的问题,不管多简单,他总会很有耐心地讲解透彻。

“我们这代人还是受到一些传统教育的影响,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张幼宽回忆自己的大学时代,大部分同学从中学起就学英文,而他中学学的是俄语。别人觉得学英文没用,他在入学第一天就开始背英文单词,大学四年没停过一天。别人是拿起英文书就打瞌睡,他一打瞌睡就拿英文书看,因为看不懂就去查词典,反而不困了。四年后考研究生,英文成了他的强项。

张幼宽笑说,你们年轻人都相信星座,“我本人是处女座,身上充分体现了处女座的特点———认真、严格,说不好听就是挑剔。我太太经常说我,走路低着头,地下有根头发都要捡起来。”小时候张幼宽承包了家里的拖地板工作,成家后,他对家里地板是否干净也会格外在意。这样的性格也体现在他的日常教学中。“守时、诚信非常重要。我很不喜欢一个不守时不守信的人。我说过的话或答应的事,一定会信守承诺。我约好人,一定会按时见。上课我必须准点到教室,一般会提前十分,有时候会更早到。”

他的人生经历也告诉他,所有成功的人,没有一个是不认真的。天分、情商、智商当然重要,但做事认真、负责,做人要守诚信,则是成功的基本条件。他欣赏那些勇于承认错误的人。“不要一碰到错误就推给别人,要有勇气。自己做错了就是错了。”他希望00后的孩子们,即便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也要先做好自己的事,在每一段人生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朱倩

本文转载自南方都市报,原文链接:http://epaper.oeeee.com/epaper/H/html/2018-10/24/content_54701.htm